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 >> 中华人物  >> 企业人物  >> 查看详情

OPPO创始人陈明永:进窄门,做难而正确的事

来源: 好品牌网   日期:2022-08-19 08:50:06  点击:7704 
分享:

商业世界里有个法则——企业的价值观往往通过它的选择来呈现——困境中的选择、顺境中的选择、面对压力时的选择、享受成功时的选择……就是这一次次,大大小小的选择,定义团队的智慧,塑造产品的个性,构成了企业本身。价值观决定了企业所从事的事业的基础和格局,以及能走多远。

最近两年一系列密集的动作都在暗示,OPPO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。陈明永将带领OPPO走上怎样不同以往的发展道路?

2月24日,OPPO发布搭载首个自研芯片马里亚纳X的双芯影像旗舰Find X5系列及首款智能平板等新品。其中,OPPO首个自研的NPU芯片马里亚纳X,是OPPO三年磨一剑的阶段性成果,也是OPPO自2020年开始实施的“3+N+X”科技跃迁战略的重要突破。

十年积累,OPPO意识到要提供更好的手机影像体验,必须提供芯片级的解决方案,马里亚纳X被认为是“过去十年影像探索的结果,也是未来十年影像发展的起点。”

由于安卓手机同质化竞争已进入饱和状态,任何一家智能手机厂商都很难长期维持产品的领先地位,而且仅凭产品,并不足以实现品牌差异化。OPPO希望通过底层创新,实现差异化的品牌认知,进而获得更高的品牌声誉。

在去年年末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,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表示,“OPPO人要有十年磨一剑的勇气,迈入研发深水区。”这不仅是产品层面的需求,也是OPPO发展战略的需求——一个科技公司如果没有底层的核心技术,其创新就像“空中楼阁”,没有未来。

走远路 见微光

注:OPPO首个自研芯片MariSilicon X

三个月前,马里亚纳团队度过了两周岁的生日。立项之初,刚刚组建的团队立下志愿,“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,持续解决用户面临的问题。”他们用“马里亚纳”这个世界上最深的海沟命名提醒自己,自研芯片如临深渊,坎坷而曲折。

工程师出身的姜波之前在外资企业工作了20多年,早已习惯了冷静而理性地看待芯片研发工作,但在马里亚纳 X的发布现场却一度哽咽,“通过这样的芯片把计算影像做到极致,对整个行业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。”他坦言一群想做极致产品的人因为能做最极致产品而备受鼓舞,也承受着重压,“我们做的是全行业都在探索,但还没有完美解决方案的事情。从团队成立第一天,整个过程都非常挑战。” 姜波说。

作为后来者,OPPO在马里亚纳X的研发过程中并没有降低标准。这枚专门用于AI影像处理的NPU芯片规划之初就采用了先进的6nm工艺制程,不仅成本高昂,而且流片失败的风险极高。幸运的是,马里亚纳X不但一次流片成功,而且测试表现也完全达到了开发团队的预期,从前期研发到后期流片的所有投入都算是扎扎实实落了地,被媒体称为“一次堪比‘走钢丝’的冒险获得了圆满成功”。

不仅如此,OPPO仅用了两年时间,集结了一支几千人且拥有成熟经验的工程师队伍。“这件事情(指自研芯片)要做好需要多少人就用多少人。”陈明永说。

在芯片这个资金密集、技术密集而人才稀缺的高门槛行业,OPPO显示出持续投入的决心。他相信,随着5G、物联网等新技术的不断演进,我们正迈进一个“万物互融”的新时代,也面临有着更多可能性、甚至不确定性的未来。

在“马里亚纳”芯片的基础架构之外,OPPO希望通过涉及软件工程和扶持全球开发者的“潘塔纳尔计划”、打造云服务的“亚马逊计划”,进行结构性的底层科技创新,最终推进“万物互融”生态系统的实现。“两年之后你就可以感觉到它的威力了。”陈明永说。

与此同时,OPPO的技术积淀也在不断加深。过去一年,OPPO与40多所国际知名院校、150多位专家学者、40多个顾问建立了合作,新增了120多个合作项目。OPPO也正式成立了健康实验室,搭建了一支融合了生物医学、算法、传感器和数据科学等领域的跨学科研究团队。

如今,OPPO的研发团队中,不仅有来自外企的产业带头人,也有来自明星企业的行业专家。2月10日,世界知识产权组织(WIPO)在日内瓦发布的数据显示,OPPO以2208件PCT国际专利申请量位列申请人排行榜全球第六位。

微笑 前行


注:OPPO创始人陈明永发布品牌全新主张

长期的目标和持续的投入对企业发展非常重要,但仍不够。在企业将迎来18周年之际,OPPO发布了升级后的品牌主张“微笑前行”,希望以此塑造企业以及员工的态度和行为——“坚持做正确的事情,不怕远,不怕难”,相信“无论面对怎样的困难,只有前行,才能解决问题。”

陈明永谈及管理中他所遵循的原则,往往最终都会指向OPPO的价值观。“微笑前行”正是源于OPPO的“本分”价值观,这一价值观,确保OPPO关闭噪音,想清楚将要面对的消费者和想表达的自己。

价值观决定了企业所从事的事业的基础和格局,以及能走多远。但价值观不是概念 ,价值观在细节中。真正的困难在于,如何将理念转化为行动。

2021年底,OPPO发布的首款折叠屏旗舰Find N,其实早在三年前就曾有机会亮相MWC(世界移动互联网大会),“当每个公司都在谈论创新以及颠覆的时候,团队最终克制了提前发布折叠屏原型机的冲动。”陈明永说。直到三年后,OPPO在铰链等结构件领域有了相当强的实力和积累之后,工程师们才认为产品真正准备好。

目前,为赢得长期目标而展开对未来的投资是OPPO发展战略的重点。但管理层决策的出发点并不是行业中有什么热点。

在回应是否计划造车的传闻时,陈明永表示,“如果它(造车)对于企业未来的提升和长久健康的发展没有清晰的帮助,我们不会轻易进去。”他说,“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造车的必要性。我们更多是从用户,从常识的角度去考虑一个服务或产品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。虽然一些技术储备我们早就开始了,但做整车这件事我们并没有计划。”

他不希望团队因为追求热点而背离真正的业务意图,一切创新都应该回到用户体验的原点上来。创新不是为了获得虚妄的满足感,无论是造车,或是“元宇宙”,OPPO都谨慎地避开行业中的泡沫,并认为急于求成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。“我们判断是否开始或终止一个项目的衡量标准,是究竟要帮助用户解决什么问题。”陈明永说。基于这一点,再考虑有没有能力推出适应市场的产品和服务,确定哪些值得投资,哪些应该舍弃。

“不急于证明自己的人都知道自己是谁。”

发展到今天,OPPO并不是向市场妥协的产物。某种意义上,OPPO既是一个实用主义者,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。既是一个现实主义者,也是一个超现实主义者。它刻意对喧闹的市场保持高度警惕,不为逢迎市场而“创新”,而是遵循品牌的初心:本分 。知道什么不对,然后不跟自己死磕,去找适合自己的,再不断升级难度,在“对”的范畴里精进,找到一个适合的领域往更深的地方探索。

除非特别有必要,陈明永并不想站到聚光灯下。他更希望打造一个能让所有人发挥自我、实现突破的环境,让员工们各尽所能。“作为领导者,你要承认自己的能力存在局限性,你要学着去重用那些能力在你之上的人。”他说。

对未来,OPPO人有自己的定义——创造未来是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。未来会发生什么?陈明永并没有透露,但可以肯定的是,20年后,OPPO的业务版图中除了硬件,还会有软件和服务。至于目前,新的商业模式和新总部大楼一样,都在建设中。

访谈:

沈建缘:当你知道马里亚纳X流片一次性成功的消息后是什么反应?

陈明永:我们做其他产品中一些工艺突破或创新都是很不容易的,更别说芯片这么复杂,周期这么长,还能一次性成功。我知道这很难,我能感受到他们不容易,也能感受到这里面团队的能力以及规划、管理、节奏控制也是不错的。当然这个一次性过不代表接下来的产品也能一次性过。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沈建缘:自研NPU芯片的底层逻辑是什么?

陈明永:做芯片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筹划已久。三年前我们就意识到万物互融是大势所趋,软硬件的复杂性也需要通过底层能力来实现整合。就像自己买一块空地,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建一个各个方面都符合要求的房子。把体验做好,就是我们做芯片的逻辑。

因为通用芯片在某些方面无法提供极致的产品体验,如果我们能具备这个能力,就能把产品做好,通过带来更好的体验。OPPO人要迈入研发深水区,自研芯片注定是一条坎坷而曲折的道路。要有十年磨一剑的勇气。以马里亚纳命名,是因为团队深知这条道路的艰难。

沈建缘:业界有人说是你们“命好”,你这么看吗?

陈明永:所谓命好就是很容易做一个决策,或者这个决策一做自然而然就成,这是命好,但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,很多决策都不是很容易的。

无论是个人成长,还是组织成长都要挣脱很多束缚,克服很多压力。在这个过程中的挣扎或者是决策,对于创业者和企业高管带来的冲击,都算不上是一种“命好”的生活状态。但我觉得某种意义上这也是“好”的,就像我所说的我们要做“微笑前行”的“爬坡者”,当你觉得这个事情真的是对的,大家就有信念朝前走,而不是瞻前顾后。你就会发现虽然困难重重,任务艰巨,但好像也没有想的那么难。

连续失败的状态我也遇到过,但是有时候会有意外之喜,但这不一定是常态。这件事情(指一次流片成功)我也没有觉得是意外之喜,因为我觉得我们应该会成功,而且我认为我们未来也会成功,因为我们正在向前走,并坚信一定会到达。

沈建缘:2019年时你提出OPPO要成为全球化的科技品牌,全球化、科技,尤其是品牌,现在到了什么阶段了?

陈明永:我们现在是一个全球业务规模较大的公司,还不能叫全球化的品牌。但是品牌背后一定是产品跟科技,这两个基石要做好,所以我们提出要在科技上要下重功夫。特别是要用关键技术解决关键问题。

我们已经做到在一些关键领域的持续投入,接下来要打造的是一个全球化的品牌。从文化上来讲,我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障碍。无论在哪,我们的合作伙伴,包括各种机构对我们还是欢迎和信任的,“本分”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。但是要真正要做好品牌、科技、产品,不可能没有一个全球化的运营体系,不可能没有关键技术和底层技术,不可能没有全球化的人才,这才是最重要。把这些都做好,其他问题才能解决。

沈建缘:怎么看待“元宇宙”概念的机会和时间窗口?

陈明永:我觉得元宇宙的时间窗口不会很短,它需要足够的时间才能形成。除了技术的成熟,也需要技术与内容的整合。这个过程我觉得可能比较漫长,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,因此少则五年,多则十年以后,“元宇宙”才有可能真正建成。

沈建缘:如何定义OPPO未来在行业中的价值?

陈明永:不可替代的价值就是硬软结合,特别在软件系统上,集成硬件能力和生态连接的价值,这个生态不仅限于IoT。如果用“万物互融”或“元宇宙”的概念来看的话,其终极模态是相互打通的无数个世界的联结,但是每个世界都可能是一个闭环,这个构建需要耐心和持续投入。

沈建缘:在诸多发力方向中,你感觉团队跟得上变革的步伐吗?

陈明永:业务挑战的背后是很多其他的东西都要跟着调整,所以变革不是单一的。比如组织变革,比如业务突破,都是相互联动的,业务要突破必须组织跟上去才行,相互之间都有促进或影响。它有一个逻辑在里面。这个逻辑跟我们能不能承受或适应这样的变革、跟变革的先后顺序有关,也受兵力和资源投入的约束。但是不管怎么样,我们变革需要快步前进,有紧迫感和使命感。

接下来,我们肯定会有很多根本性的改变,一些改变已经发生了,还有一些正在发生,还有可能是未来才能发生,大家要走出自己舒适区,迎接新的变化,开始新的工作方式。我们不仅在改变业务,也不仅仅是在整合软件或硬件思维,我们需要更专业地重新去摸索打法。大家开始是很挣扎,但是你会发现,只要把不对的东西停下来,对的东西就会慢慢地产生,业务就会逐渐走到正确的道路上。

现在OPPO是在正确的道路上。

沈建缘:你最不能容忍自己犯什么样的错误?

陈明永:那就是把团队带偏了嘛。第二是把团队带得没有激情。

企业发展到某个阶段,肯定不是一个人努力就能成功的,需要一群人。作为一个CEO或者公司的第一负责人,一定要能够让更多的人发挥作用,各司其职,让大家都做自己擅长或喜欢的事情。要发挥所有人的力量,对大家的激励或者是牵引是很重要的。OPPO做手机10多年了,仍有很多人才缺口,但也有不少人才成长起来了。有不少同事在某些位置上做比我还好,这种情况下,如果我还在干着他们能比我干得更好的事情,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行为。

我也有意识地促成有人去做我的工作,而且比我做得更好。对我来说,以前做的是眼前的事情,现在要看得更远,由实向虚。哪些是虚呢?未来我们的业务往什么方向发展,未来我们靠什么持续创造价值,未来团队竞争力怎么去构建,核心点在什么地方……OPPO以前更多是纯粹的硬件产品,但是现在你会发现软件、生态,特别是系统整体架构的变化,都需要我们去构建能力,都需要更长远的思考。

沈建缘:“微笑前行”对现阶段的OPPO意味着什么?

陈明永:微笑前行,源于OPPO的本分价值观:坚持做正确的事情,对的路,就不怕远,不怕难。今年,是OPPO成立的第18年。我们希望以一个新的面貌,与全球用户交流。我们希望通过科技创新,推动行业与社会发展,与所有爬坡者共同“微笑前行”。无论面对怎样的困难,只有前行,才能解决问题。(沈建缘/文)

相关

    暂无信息